央廣網北京7月12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自閉症兒童是這個社會中的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當中,拒絕與外界交流,有的孩子還會有一些怪異的癖好或者對某類活動有莫名的恐懼,治療起來難度相當大。
  日前一位女博士"以暴制暴"治療自閉兒童的做法在網上引發了很大爭議。有些孩子喜歡咬手,她就親自去咬孩子的手;有些孩子喜歡撞牆,她就抱著孩子的頭去撞牆;有些孩子怕高,她就把孩子弔在樹上讓他“恐高”,這是一種針對自閉症患兒採取的這種特殊的訓練干預,心理學中稱作叫做“厭惡療法”。
  這種“以毒攻毒”的教學方式,一方面贏得了許多患兒家長的贊嘆,一方面也惹來了社會上的非議。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另類的“暴力”施教,目前已幫助10名兒童恢復正常,給他們的家庭帶來了希望。
  全世界眾多國家都在努力探索對於自閉症兒童的有效的治療手段,雖然治療的過程相當艱難,需要“輔導者”付出極大的耐心,但是這個領域的教育工作者卻從未放棄希望。
  美國是對兒童自閉症開展研究和干預最早的國家。在那裡,都有哪些醫療機構和社會組織在進行兒童自閉症的干預與治療?醫療保險對這種特殊疾病又有什麼樣的傾斜政策?鳳凰衛視駐美國記者龐哲介紹:
  龐哲:美國自閉症兒童問題是家庭、社會和政府都普遍重視的問題,奧巴馬總統在他的新的醫保計劃當中,規定對患有自閉症的兒童和成年人都會有絕對的優惠醫保條件,自閉症患者的醫療費用,保險公司必須100%承擔,美國社區、政府和組織也有很多自閉症患者的管護中心,專門有些受到心理學和行為學以及有關治療自閉症訓練的人士來對這些患病的兒童和成年人進行集體的訓練,同時也根據個人不同的情況,有針對性的培訓和治療。很多研究人員還認為,對自閉症兒童的心理健康的重視有利於幫助他們提升各種能力,所以對患有自閉症者的保護非常重要。很多社區也有專門幫助患者家長的輔導中心,因為家人的態度和影響對自閉症患者的衝擊力最大。
  在新加坡,目前有十多個自閉症兒童干預中心,為有需要的孩子提供每周兩到三次、每次兩三個鐘頭的課程,通過一系列特殊訓練,很多孩子的行為弱點得到某種程度的糾正,進步顯著的兒童甚至可以進入主流學校接受教育。老師會根據自閉症兒童的特點採取不同於普通兒童的引導方式,並努力發現和培養他們的特殊才能,為日後自食其力做準備。中國日報駐亞太記者李濤介紹:
  李濤:由於患有自閉症的孩子往往只會接受非常明確的指令,比如特定的時間去做特定的事情,否則他們很容易無所適從,因此相比其他學生,新加坡的老師在上課時會對這些孩子發出更為明確的指令,有新說法認為自閉症患者中有特殊才能的人要比普通人多出大概10倍多。因此新加坡的學校和醫生相信,無論小朋友患有多麼嚴重的自閉症,他們都有自己的長處,只要有機會發覺他們的長處,這些孩子將來必然能夠掌握一兩種本領、或者特長,並且為社會作出貢獻。
  而在香港,教育部門會特別提示家長在引導自閉症兒童方面不可操之過急或者情緒失控。
  李濤:香港教育局特別建議家長們以身作則,在日常生活中表現適當的行為來作為孩子的模範,他們還特別強調,家長要反對實施體罰,來防止自閉症兒童模範成人的行為。
  自閉症是一種很難徹底治愈的疾病,各種訓練只能在某種程度上減輕患者在社會生活中的困難。很多自閉症兒童都有恐懼症,在幫助患兒剋服恐懼心理方面,日本的醫生通常採取的是循序漸進的方式,一般不會暴力強制。全球華語廣播網駐日本觀察員黃學清介紹了一位日本醫生的引導手段。
  黃學清:一位醫生介紹他的治療方法時舉例說,他治療的10幾個自閉症,有三個對騎在大人肩膀上感到恐懼,他就讓這三個孩子每天實驗一次,並且讓沒有恐懼的其他孩子也騎在肩膀上給三個孩子觀看,這三個孩子最終漸漸剋服了恐懼,還喜歡上了這個游戲,對於恐懼滑梯的孩子他也是在後面陪伴孩子一步一步上梯子,孩子停滯不前的時候,醫生會拖住孩子的腳向上,不讓他後退,之後陪孩子一起滑下滑梯。並且表揚孩子的努力,開始的時候,每天練習一次,不給孩子增加負擔,漸漸的增加次數,經常是換一個話題又要重新開始,需要醫生有極大的耐心,日本的中央和地方政府對有發育障礙的孩子有支援政策,在經濟上也會給予補助。  (原標題:女博士以暴制暴治療自閉症引爭議 看各國訓練手段)
創作者介紹

les

ayfnljgc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