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偉大得無法遏止,跟隨它的腳步,所有夢想都可以照進現實。
  62年前的一個夢想: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點來是可以的。昨日,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渠首開始充水,亞洲第一大淡水湖之“滄浪水”,很快將奔涌三千里赴京津。“百年中國夢,南水為北用。”這一夢想,一開始就無休無止,這一夢想,隱喻著一個幸福的未來。
  □東方今報首席記者張英/文張曉冬/圖
  清兮滄浪水 夢圓入京津
  站在武當山海拔1612米的主峰天柱峰東北眺望,即是有古均州之稱的丹江口市,漢水與丹江在此美麗邂逅。交匯處以下800米,高壩築起水庫,176.6米的巨大“腰身”將漢水和丹江水攔蓄於此,形成亞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亦被人稱為“亞洲天池”。
  35歲的羅斌是土生土長的丹江口人,他更願意把水庫稱為“小太平洋”。2014年5月5日,東方今報記者順著他的指引,登臨壩頂,但見煙波浩渺,水天一色。
  站在水邊,能見度深達四五米,古時傳說中的“滄浪”之地,就在丹江口水庫之中。
  《孟子》中有“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很快,“清兮滄浪水”將從一條全長1432公里(總乾渠1277公里,天津輸水線155公里)的人工大河——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向京津奔流而去。
  這條生命之河,挾裹著楚漢魂魄的氣血,充盈著中原兒女的經脈。
  南水調北方 飽含偉人夢
  偉大成就,從來源於偉大夢想。
  丹江口水庫大壩東南角直線距離不過1000米處,今年剛剛開門迎客的丹江口工程展覽館里,珍藏著一張老照片。
  那是1953年2月19日,毛澤東主席乘“長江”艦視察長江時所拍攝。他問時任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林一山:“北方水少,南方水多,能不能把南方的水調一部分到北方?”這一問,更源於之前近4個月前的一句話。1952年10月30日,毛澤東在河南視察黃河時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點來是可以的。
  這一句話,在丹江口工程展覽館的入口處被刻成“毛體”;這一句話,被公認為南水北調偉大構想的“濫觴”。
  5年前(2009年三峽工程全部完工),偉人的另一構想,早已“高峽出平湖,當驚世界殊”;很快,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即將通水,偉人的又一偉大夢想,正在照進現實。
  百年中國夢 迤邐鏗鏘行
  “南水北調堪稱當今世界上最宏偉的跨流域調水工程,這是中國水利史乃至世界水利史上史無前例的工程。”曾任河南省南水北調辦公室主任的張同立如此評價。
  在中國版圖上,南北流向的東、中、西三條調水線路與東西流向的長江、淮河、黃河、海河縱橫交叉,“四橫三縱”的水系,最終形成一個世界上罕見的水資源“中國網”。
  東線工程從長江下游揚州附近抽引長江水,北送山東、天津,全長1156公里;西線工程在長江上游通天河、雅礱江和大渡河調長江水入黃河上游;中線工程從我省境內的丹江口水庫陶岔渠首引水到北京團城湖,全線1277公里。這事關中國一個關於水的百年夢想。
  如果將南水北調譜寫盛世中國的水利史詩,中線工程就是史詩中最關鍵的篇章,而它流經中原的律動,更是史詩中最動聽的格律音節。有著“中國多瑙河”之稱的漢水,和源自秦嶺腹地的丹江水,在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建成後,掉頭華麗轉身,三千里奔涌著的清渠就要迢迢北上。
  沿著夢想的航道,經淅川,到南陽,過方城,穿鄭州,越焦作,通石家莊,歷滿城,抵徐水,一水中分,分赴北京和天津。
  南水北調之“最”
  工程規模最大
  南水北調工程是迄今為止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調水工程,根據資料顯示,整個工程橫穿長江、淮河、黃河、海河四大流域,涉及十餘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輸水線路長,穿越河流多,工程涉及面廣,效益巨大,包含水庫、湖泊、運河、河道等多個複雜、艱難的水利工程項目,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巨型水利工程,其規模及難度國內外均無先例。僅東、中線一期工程土石方開挖量17.8億立方米,土石方填築量6.2億立方米,混凝土量6300萬立方米。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偉人鑄夢想 南水調北方)
創作者介紹

les

ayfnljgc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